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报告谢少,你老婆有喜了 > 第351章 良心不安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351章 良心不安



    黑暗中,每一声声响都分外分明。暗巷后无退路,出口被堵,梅凤官以一敌众,显然不是对方对手。

    溪草在黄包车中坐立难安,她恨自己不会功夫,每当遇上这等情况只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突然,一声闷哼从前面传来,溪草认出是梅凤官的声音,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凤哥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说完,黄包车车帘在瞬间被捞开,一只强壮的手臂猛地袭进车厢,向溪草伸过来!

    梅凤官双目骤然紧缩,然而被多人缠着,自是无暇分身。而说来迟那时快,眼看溪草就要像小猫一般被人提溜出来,一声震耳的枪声毫无征兆地在夜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伴随一声惨烈的痛呼,与梅凤官缠斗的人也在顷刻间停住了动作。

    溪草就势又开了几枪,每一枪都擦着对方的手边脚底而过。清湛的双目从趴伏躲避子弹的人身上飞快滑过,溪草冷声。

    “把手中的武器丢下,大家都是为陛下效力,别逼我把枪口对准自己人!”

    溪草的名声早在雍州就传遍华夏,加之她在漠城,就极被废帝看重。众人彼此对望一眼,默默放下了手中的武器。

    溪草环视一圈,从黄包车下来,不动声色走到梅凤官身边。彼时,梅凤官已经瘫在地上直不起身子,溪草忍住俯身探寻的冲动,沉声。

    “不知皇上让你们前来,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些人待溪草的态度倒是恭敬,闻言,有一个穿短袄的黑脸汉子走上前来,对溪草作了一揖。

    “四格格,皇上口谕,务必要把您带回漠城!”

    溪草心底冒火,质问。

    “那皇上有没有让你们出手伤人?”

    在不出意料沉默中,溪草双目如刀,一字一句加重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回漠城,有千万种方法,你们却选了最愚蠢的一种!如果你们伤了这位先生,坏了皇上的大事,谁来承担后果?”

    为了方便找人,在穆腾的电报中,直接点名了梅凤官的身份,大宁府的保皇党虽不知道这位淮城的总统府公子和废帝有什么交易,可在溪草逐渐变冷的眼眸中,也意识到自己行为的欠妥之处。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还是方才说话的黑脸汉子踌躇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四格格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凝湖饭店外盯梢了这么久,我早已做好等你们登门拜访的准备,可你们却偏生要偷袭,真是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保皇党么一愣,黑脸汉子陪着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等考虑不周,还请四格格恕罪。”

    他给左右使了个眼色,见几个保皇党走了过来,溪草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弓着腰,示意让手下停步。

    “既是误会一场,那我们先把楼公子送回凝湖饭店,还请四格格随我们走一趟。明天大早就有回漠城的火车,我们已经订了几个一等车厢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明天才走,那我今晚就宿在凝湖饭店好了,左右搬动也挺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犹疑。

    “四格格这……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合适是担心我会跑?”

    溪草冷笑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要跑,在发现你们守在凝湖饭店周围的时候,完全就可以选择离开。看来我顾念同族之情,反倒成为我的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不怒自威的模样,和有满洲之花称呼的婉珍公主润沁很是相像。关于润沁和废帝之间的关系,保皇党诸人心知肚明,而现下漠城的皇后还是赫舍里氏的三格格。

    黑脸汉子心中掂量,也不敢得罪溪草,当下缓下颜色。

    “四格格息怒,小的不是这个意思。既然四格格习惯宿在凝湖饭店,那咱们也不叨扰了,明天大早再来饭店接您。而这大宁府人员复杂,我拨几个身手好的兄弟留下,也好供格格差遣!”

    他态度和善,溪草绷着脸略作犹豫,这才冷冷吩咐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还不快让后面的人撤了!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道了一声好,指挥身边一个手下过去,不过几分钟,陈副官带着梅凤官的人赶过来,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,但还好废帝忌惮与淮城方方面的合作,倒都没有下狠手。

    看到躺在地上的梅凤官,陈副官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公子——”

    他冲过来把梅凤官扶进黄包车,溪草对黑脸汉子点了点下巴。、

    “拜你所赐,楼公子受伤了,车夫又跑了,现在是能劳烦你们送我们去医院一趟了!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一个眼风,方才点给溪草供她差遣的好手们俱是退了一步。他们都是保皇党中的翘楚,就是废帝也不会让他们去拉车,为南方叛党服务,更是他们想都没有想过的事。

    溪草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露出一个讽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劳动不了各位,那还请不要挡路,楼公子伤势耽误不得。”

    说完,溪草转身上了梅凤官乘坐的黄包车。车帘重新放下,黄包车也开始移动。顾不得跟进外面的情形,溪草连忙去看梅凤官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凤哥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梅凤官嘴唇动了动,面上青紫淤痕,他本来想尽可能轻松地对溪草挤出一个笑,再道一声“没事”,可眼前妍丽的面容渐渐模糊,梅凤官困难地睁了睁眼睛,可丝毫没有让视物情况好转,他在心中唤了一声溪草,只觉眼前一黑,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溪草大惊失色,一把捞起车帘,催促拉车的人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    本来到医院是为了抢回杜文佩的孩子,因为梅凤官的突然昏迷,让这一切无端增加了变数。

    诊疗室门口,溪草焦躁地来回踱步。原计划去接应拆白党因由自己亲自出马,可梅凤官现下状况不明,溪草实在不忍心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好在陈副官挺身而出,溪草略一沉吟,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兵分三路。你们一弄到孩子,就找一辆车离开大宁府,我们在奉川汇合!剩下的两方,一队去处理掉保皇党跟过来那几个尾巴,其他几个跟着我守在诊疗室外面,等凤哥醒转,我们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儿科诊室在医院的二楼,因为孩子的病症乃是佯装的,只消医生一诊断,谎言就不攻自破,完全耽误不得;而由于保皇党的插手,离开大宁府更是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溪草临危不乱,逻辑清晰,思虑周全,令陈副官十分佩服。

    “那公子就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他郑重向溪草鞠了一躬,带着人从医院的左右楼梯口分别离开。

    本还拥挤的诊疗室门口,霎时少了大半人,一瞬清冷起来,

    溪草有孕在身,加之方才的折腾,一时疲倦感袭来,她裹紧了身上的棉袄,支颐坐在走道上的长凳上,又不敢让自己睡过去。

    终于,诊疗室的大门打开,见医生出来,溪草忙迎过去。

    “医生,凤……病人醒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医生摘下口罩,目光很是凝重,让溪草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人是醒过来了,不过太太,你先生患的不是普通的感冒,而是肺炎。若是不及时住院治疗,会有性命之忧!”

    溪草眸光一阵紧缩,因为心底剧烈挣扎,让她的面孔上呈现出一种类似于惶恐难安的表情。

    注意到溪草的神情,医生只当她接受不了病症,有些惊吓过度。毕竟肺炎在传统的华夏,还是一个骇人听闻的病症,很多人因为救治不当而死亡!

    “现在医疗条件已经改善了,太太不用担心,这个病症并没有你想象中可怕。”

    大宁府不能再呆,可梅凤官的病情同样不能坐视不管。溪草内心心潮起伏,很快做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不知住院手续怎么办,我现在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住院,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未说完的话被生生截断,溪草惊愕抬头,就看到梅凤官苍白着一张脸,步履艰难地走出了诊疗室。他大半张脸都被口罩遮住,见到溪草,想也没想就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又要抛开我,又想一个人离开?”

    他五指收紧,力道逐渐增大,因为生病,潋滟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雾,让这个并不羸弱的男子,平添了一股患得患失的脆弱。

    梅凤官握着溪草的手,那么紧,唯恐她下一秒就要消失。

    溪草心中一刺,她十分自责,在这段本是由两情相悦的感情中,渐渐地竟让梅凤官变得这般没有安全感,虽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可大抵是她错了。

    溪草温声,如同安慰一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就在这座医院陪你住院,等你康复了,我们再一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废帝的目标是她,而她又怀了谢洛白的骨肉,她完全可以先行一步,留梅凤官在这里养病。受制于和淮城的交易,保皇党不会对梅凤官如何,这看上去是最合理的方式。

    可梅凤官此病完全是因她而起,而她这些年又欠了他这么多。自己就这样走了,那这辈子一定会良心不安!

    毕竟到了奉川,溪草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前往淮城,最后辗转到南洋……

    闻言,梅凤官唇上总算攒起一个弧度,可意料中的“好”却没有从那个漂亮的菱唇吐出,替代的是他忽地松开的手。

    “溪草,你这样说,我很高兴。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我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和你一起离开。肺炎会传染,我会和你保持距离,只请你不要赶我走!”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