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一顾天下 > 第155章 离人泪 愁永昼(二)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155章 离人泪 愁永昼(二)



    江府的府邸还是江循高升后匆匆买下的院落。三进的院子一家子住倒也宽敞。

    宴席就摆在二院中,人已经到了不少,正三三两两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顾媺进了女眷席,围着说话的女眷都起身朝她行礼,顾媺笑着让众人随意。江母在迎着顾媺上了上首,“照顾不周,王妃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哪里话。”江家一行刚入盛京,江母又是个乡下没什么见识的人,能把婚礼操持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两人说这话在堂屋上首落座,顾媺侧身就看到了谢家老夫人,有些喜出望外,“谢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顾媺实在没想到谢老夫人能来,谢家虽然为官不高,但是做为百年公卿世家,能来这场婚礼算是给足了赵舒玥面子。

    “王妃。”老妇人起身朝她颔首。

    顾媺连忙起身握住她的手,言语亲切:“真是没想到,惊动了谢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哪里话,王妃义妹出嫁老太太我定要来观礼的。”谢老夫人笑着与顾媺说。

    顾媺明白,以江循和谢轩安的关系,于情于理谢老夫人都该来一趟,但是她当着江母的面,明明白白的指明是因为自己的义妹才来,算是给足了她面子。心中更加熨帖,拉着谢老夫人的手问长问短,一时间聊的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这边说这话,突然听见噼里啪啦的爆竹声,礼官高呼道:“吉时到,行礼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礼数花轿进门的时候已经行完了,就等着吉时到的时候行三拜礼。

    因赵舒玥父母双亡,家中没有什么亲人,所以顾媺这个义姐就坐了长辈的位置,和江母一起坐在高堂之上,受了大礼。

    一根红绸,牵住了两个人的一生。

    就算一身喜服,也掩不住江循沙场磨砺出的锐气。他垂着眉角,面上始终带笑,牵着赵舒玥一同给顾媺和江母行了礼。

    行过大礼,两人就被簇拥着往洞房去。其他人倒还好,唯有李峯,粗着嗓子起哄,兴奋的倒像是他成婚了一般。

    男眷们往后院一去,女眷不好跟着去胡闹,于是就热热闹闹的开了席。

    顾媺左右坐着江母和谢老夫人,小辈们再依次落座。旁支们带来的小孩,追打着在宽敞的院子里玩闹。

    江母敬了顾媺一杯酒,有些感慨道:“十几年前让我想,哪里敢想到如今住这么宽敞的院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说的什么话,江循年轻有为,以后呀这院子会越来越宽的。”顾媺笑道。

    底下人一片附和。

    江母摇头道:“也不求再大的院子了,只盼着小辈们能好,儿孙满堂也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咱们可不就那点盼头吗。”谢老夫人接话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江大人成了婚,江夫人还愁抱不到孙子?”有夫人笑着打趣儿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媳妇都进门了,要孙子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王妃,这可不是老身说你了。”谢老夫人虎着脸对顾媺道:“老身刚来盛京的时候就托你给轩安相看个媳妇,这轩安还没着落,倒是想给江循给安排了,你说这事儿怎么算。”

    顾媺笑着摆手,“这事儿不得一个一个来,哪里有一把抓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谢老夫人扭过头道:“我可不管,下一个可得轮到我们轩安了。”

    顾媺笑着倒满酒杯,敬谢老夫人道:“那我先敬你一杯,当做自罚。”

    谢老夫人哼气道:“说是自罚,哪里有我陪着你喝一杯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顾媺连忙叠声道:“好好好,我喝了。”说完,仰面饮尽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“王妃好酒量啊。”底下的夫人们纷纷应和。

    说着话,几人你敬一杯,我敬一杯,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男席上更是热闹,喧天的声音隔着垂花门都能听见,顾媺趁着更衣的时候,偷偷嘱咐凝烟道:“你去瞅瞅王爷,让别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凝烟人活泼又机灵,点点头应了一声,转身就往男席去了。

    岚霜扶着顾媺往院子里走,担忧道:“王妃你没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顾媺被左右敬了许多酒,又加上为赵舒玥开心,不禁喝的多了些。脚步有些不稳,被岚霜扶着,回了席间。

    江母关切地询问她:“王妃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、没事。”顾媺摆摆手,面上却已晕出红晕。

    江母看她这样,也不敢再劝酒,斟满一杯,慎重道:“王妃,今日我再敬你最后一杯,谢你成全之恩。”

    顾媺捏着酒杯,奇怪道:“这话从何说起,何谈成全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之前听说是小玥要进江家门,我还有些奇怪。后来见江循那般开心,忙前忙后的,我才知道他是真心喜欢小玥的,所以,谢王妃成全。”江母说完,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顾媺听着,绕在心头的疑云也瞬间散去,笑着饮酒道:“江循喜欢,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饮完这杯酒,天色已晚。凝烟从男席上跑进来,凑到顾媺耳边说,“王爷没喝醉,江大人倒是醉的不轻呢。”

    顾媺想起刚刚江母的话,暗想道,怕是真的很开心吧。

    待到席散时已经月上中天。五月盛京的天气还不是很热,到了晚上凉风一吹,顾媺脸上便立刻烧了起来,头晕晕沉沉的,整个人都快倒过去。

    凝烟和岚霜一左一右扶着她,却还是有些吃力。好不容易歪歪斜斜的到了院子口。抬头就见弋凌阔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凝烟惊喜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媺听到她的声音,迷迷糊糊地抬头去看,疑惑道:“哪呢?”看到弋凌的身影,傻笑着挣脱凝烟和岚霜搀扶的手,疾步去抱他,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!”凝烟和岚霜齐声高呼,害怕她摔倒。

    眼看着顾媺摇摇晃晃,脚步不稳就要摔倒。弋凌上前一步,稳稳将她圈进了自己的怀抱,“喝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顾媺笑着倒进他的怀里,任他的气息包裹着自己,而后蹭了蹭他的胸口,“我开心嘛。”

    弋凌叹口气,无奈地将她拦腰抱起,“走,回家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月亮静静挂在了树梢间,皎洁的月光如水银一般泄了一地。

    赵舒玥盖着盖头,静静听着外面的喧嚣声渐渐小了下去,渐渐了无生息。

    门口候着的婆子们欢喜地道了一声,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一双绣着喜气祥云的皂靴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请大人挑盖头。”大红漆木盘子上托着绑着红绸的秤杆,递到了江循面前。

    他平时严峻的面庞此刻带着淡淡的笑意,虽然被灌多了酒但还是努力的保持着清醒,拿过秤杆挑开盖头。

    红烛摇曳,屋内一片朦胧的光影。赵舒玥化着精致妆面的脸含羞地展露在江循面前。

    婆子们又呈上合卺酒,说着吉祥话让两人饮酒。

    赵舒玥怯怯望一眼江循,见他含笑看着自己,心中稍定。拿起自己的半只葫芦,饮了里面的酒。

    周围人见礼成,又七嘴八舌说了些早生贵子之类的话,才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房内只剩了赵舒玥和江循两人,她没来由紧张了起来。有些惴惴地抚着裙琚上金线绣成的彩凤,咬着下唇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江循屈膝坐在床榻边,“折腾了一天,累了吧?”

    赵舒玥轻轻摇了摇头,“不累。”

    “别逞强了,听说你一日没有吃些东西了,我让人备了餐食。”江循说完,扬声让门口候着的小厮去传膳。

    饭菜在小厨房一直热着,所以不一会就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三菜一汤,刚好够两人的饭量。

    赵舒玥饿了一天,闻到饭菜香肚子就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,让她愈发窘迫。

    江循也不介意,微微一笑,率先起身坐到了桌边,“我蹭一点你的饭不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赵舒玥见他在桌边坐下,拿起筷子就夹菜吃,知道他也饿了,连忙起身到他旁边拿了筷子帮他布菜。

    江循伸手握住她忙碌的手腕,抬眸看她,“你也坐下。”

    赵舒玥摇摇头,“你先吃。”

    江循无奈叹气道:“以后你便是我的妻,不用伺候我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语气极轻,却落在了赵舒玥心里,重重一击。

    原来,他真的将她当做自己的妻吗?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心中便说不出的开心,笑着点头与他一同坐下,吃起了饭。

    两人酒足饭饱,丫头们端着水盆面巾进来伺候他们洗漱。

    赵舒玥满脸的脂粉洗去,露出素净的面庞。

    江循打量了她道:“还是这个样子熟悉些。”

    赵舒玥被他逗笑,面颊染红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床上的帷幔低垂,隔绝了外界。

    新婚之夜,圆房之礼。这关乎着一个女人在夫家的地位和待遇。赵舒玥原本忐忑不安,却没想到一切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身边的江循已经沉沉睡去。昏暗的光线里还依稀能够辨别出他俊朗的面庞。

    赵舒玥瞪大眼睛,定定望着他,心中说不出是甜蜜亦或怅惘。

    她想起遇见他的种种,他冷静的帮自己包扎,带着她和王妃一路逃亡。那段路虽艰险却让人怀恋。

    之后他不时会来府中找王妃禀告事务,偶尔也同她说几句话。可话的内容不过是询问王妃的情况,从未逾矩。尽管如此也能让她开心大半天。

    后来她的心思被王妃看破。说要将自己许配给他,她从未想过自己能有这样的福分。满心欢喜,却等来他升官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徒然清醒,自己和他的身份已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她以为此生他们终将有缘无分,就此别过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最后他们还可以结发为夫妻。这样想着,赵舒玥满足地笑起来,倾身将自己贴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江循睡的迷糊,感觉到她过来便伸手揽住了她。

    屋内的红烛还流着红泪,赵舒玥在江循怀里闭上眼,心中满足而畅快。

    那就这样吧,努力做一个好妻子。

    她暗暗想着,努力想忘记记忆中那和江循平日里冷静的声音完全不符的呼唤,他语调缠绵,声音低沉,轻轻唤了一声,“汀儿。”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