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忘生花落忘此生 > 第一百六十七章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一百六十七章



    棠棣的小院从来没有来过陌生的客人,所以她觉得今日来的,也必定会是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墙头上没有了声响,那一团东西趴在那儿,一动不动的盯着院中看,她觉得有一道视线正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棠棣抬头看了眼被云遮起来的圆月,走到藤椅旁,在看了眼院头后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明明没有风啊!那椅子怎么动起来了?!”看着空荡荡的院子中,无风自动的藤椅,她一时间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棠棣躺在上面,用术法将那藤椅托了起来,一下一下晃荡着。

    院头上的那团东西动了一下,看那样子是准备要跳下来的,但棠棣余光看了许久,都没见她跳下。

    棠棣闭上了眼,听着院头上轻微的动静,她唇角勾起笑了一下,在圆月重新露出来时,显现出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!!!你……你……”她方才看着院中明明是没人的,所以她才会跑过来的,没承想刚跑到藤椅旁边,便看见了棠棣,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!孟亭!”棠棣坐起身来,直接伸手将她旁边的小猫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别这样!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,别揪我后颈!”小猫挣扎着想要从她手中逃出。

    棠棣将她扔到了一旁的石桌上,躺回藤椅上笑道:“装什么装啊!就算你变了声音和样貌,性子终归是没有那么容易就变了的!”

    小猫看了她一眼,像人一样坐在了石桌上:“姑娘,我只不过是见这院中有一股极其浓郁的仙气,所以才会跑进来的!原本见你在,我便躲在那院头上,等你回了房间,我才跑了出来,刚跑到这儿,没承想就被你揪着后颈拎起来了!”

    棠棣瞥了她一眼,见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笑了笑没再同她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和裴连天回竹清境的那日,没有看见孟亭,散道说她跑出去了,想必是在他们离开之后回去的。

    回去一听说她去过了,这才吃了幻形易声丹,跑到她这里来了!

    小猫将前爪伸到嘴边,舔了舔,在她即将用那爪子摸脸时,一道术法打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!我的老腰啊!”她被打的从桌上跌了下来,不管是人还是动物,遇到这种情况时,下意识想的便是伸手撑住自己的身子,“姑娘,你怎么能打……额……”

    幻形易声丹可以改变使用者的样貌和声音,但解起来却是极其容易的,只要那使用者心中想到了自己原本的样貌,丹药的功效就会消失了。

    棠棣将视线落在她身上,笑道:“呦!这位姑娘看着好生面熟啊!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?”

    孟亭原本还是能再装上一会儿的,但现在那丹药已经失效了,她的声音和样貌自然就恢复成了原样,她就不能再装下去了:“阿棠,你怎么都不等我回去啊!”

    棠棣挑了下眉:“这位姑娘,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?你难道认识我?”

    孟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棠棣收回视线,佯装着不理会她,顺带着还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孟亭从地上站起身来,走到了她面前:“不是说就算变了声音和样貌,性子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变了的吗?为何我觉得你的性子变了呢?”

    棠棣淡淡地回了句:“你感觉错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已经分开很久了,但当孟亭出现在她面前时,她却觉得好像不过是她出去玩了一趟,现在回来了而已!

    “阿棠,我听天尊说你要和柒玖成亲了,所以才会跑来找你的!”

    棠棣点了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孟亭皱着眉头看着她:“你难道不好奇我来找你干嘛吗?”

    棠棣这才回过头来,重新将视线落在了她身上:“你来若是阻止我和柒玖成亲的事,那就不要说了!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件事!但若是要告诉我,关于师父做的那件糊涂事,我倒是可以起身去沏一壶茶来,坐下听你说说!”

    孟亭愣了一下,随即苦笑了一声:“你如何得知我也知道哪件事的?”

    棠棣闻言当真如她所说的那般,起身走到了桌边,在她拿着桌上的茶壶去沏茶时,回过头去看着孟亭说道:“方才我是不知道的,但现在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孟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许久,待她反应过来时,顿时哭笑不得,居然被棠棣给套了出来!

    “天尊,这可不是我说的啊!要怪就怪你徒弟太聪明!是她自己猜出来的!”孟亭在棠棣方才躺着的藤椅上坐了一会儿后,从怀里掏出来了一块儿指甲大小的铜片,将它放到了眉心。

    铜片一贴上她的眉心,就直接消失不见了,很快散道的声音,传进了她耳中:“没事,不怪你!要怪就怪我!”

    孟亭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怪你什么?”

    散道笑了几声,说道:“怪我没有找一只聪明点儿的灵猫过去!”

    孟亭当即在心里吼了起来:“现在嫌我不聪明了!早干嘛去了!再说了如今这世间除了我可就没有人愿意再帮你了!”

    她虽然是在心里吼的,但她忘了她和散道现在算是在传音了,本来就是那样说话的!

    “……孟亭,你暂时还是不要回来了吧!”

    孟亭没好气的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怕我会忍不住捏死你!”

    孟亭听到这话时,直接施法将方才消失在她眉心的铜片取了出来,收回了怀里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心口,一个劲的深呼吸,让她狂跳不止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:“我的妈呀!我居然忘了我刚才是在和他传音了!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就听见棠棣的声音出现在了她耳中:“和谁传音?”

   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抵说的正是她现在遇到的情况了吧!

    孟亭猛的从藤椅上坐了起来,走到一旁的石桌边坐下,看着往这边走来的棠棣,笑道:“我看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,想着要传音问问的,这不刚有这个想法,你就回来了!”

    棠棣走过来将茶壶放到了桌上,孟亭伸手便拿了起来,又拿了两个杯子,各自倒了些茶水,待将那杯中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冲掉了之后,倒满了两杯茶。

    棠棣见她如此动作,便知道她是心虚了,但并没有揭穿她:“向来你在山中待着也没什么事,不如在我这里住上一段时日吧!”

    孟亭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她们谁也没有提那件事,只是坐在一起,说了些分开后,各自经历的趣事。

    天亮时,司惜颇为准时的出现在小院中,棠棣便让她领着孟亭,给她找了一间屋子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一壶茶已经见底,司惜回来时,棠棣趴在桌上,从背后看着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要不要回房间休息一会儿?”司惜知道她前些日子少眠多梦的情况,所以小心翼翼地问了她句。

    棠棣根本就没有闭眼,她闻言坐了起来,伸了个懒腰之后,回过头来,看着站在她身后的司惜:“我不在的这些日子,你可有去找青殊?”

    司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上次司惜告诉了她此生之前跟她说的话,她虽然没有放在心上,但和司惜的关系还是得到了一些改善。

    司惜从来没有主动去找过青殊,棠棣便让她主动去找找看,毕竟人界有句话说的好,“男追女,隔重山,女追男,隔层纱。”

    棠棣在得到她的回答之后,回头看着桌上的茶杯,安稳她道:“慢慢来吧!感情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本是要说感情这事勉强不得的,但说到一半时,觉得自己说的话在司惜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没有一点儿作用,便就此打住了。

    司惜将桌上的茶壶和茶杯一并拿了起来:“那我去将杯子洗了,顺带沏一壶茶来!”

    棠棣点了点头,起身躺回了藤椅上。

    孟亭来的目的她大抵已经知道是什么了,上次在见到散道时,她一直都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盯着他,想必他自己也知道她已经知道了柒玖的那件事。

    作为那件事的参与者孟亭自然就有些着急起来了,但尽管着急,她也只是干着急而已,什么决定还是要散道下的,以棠棣对散道的了解,此番孟亭前来,怕是为了要探探她都知道了什么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叹了口气,闭眼揉起了眉心。

    昨夜原本是要和柒玖传音的,因为孟亭的缘故,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传音给柒玖。

    在藤椅上躺了一会儿后,她通过和柒玖的媒介,打了一道术法过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柒玖的声音就传进了她耳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做好嫁给我的准备了?”

    棠棣隔空翻了个白眼,她收起疲惫的状态,打起精神来笑了笑:“想的倒是美!说要娶我,我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你的聘礼啊!”

    柒玖闻言笑道:“你等着!我这就给你送过去!”

    棠棣原本不想打破他的这种开心劲的,但她犹豫了下,还是说道:“柒玖,孟亭来了。”

    司惜回来时,不仅重新沏好了一壶茶,还拿了几道点心来。

    将那些点心都放到桌上之后,司惜说道:“主子,这是我昨日去人界时买回来的,你尝尝看!”

    棠棣和柒玖早就已经断了传音的媒介,她看了一眼桌上的点心,起身走过去拿了一个:“我还以为你昨日在屋里待着呢,没想到你原来去了人界啊!”

    司惜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主子你刚回来的时候,我还是在屋中的,后来我去人界是因为此生找我!”

    棠棣抬眼看着她,皱起了眉头:“他找你?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司惜想了想,说道:“天快黑时。”

    “他找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说的还是上次我跟主子你说的事,让我尽快考虑清楚,给他一个答复。”

    棠棣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虽说她和司惜的关系算是缓和了些,但只要是关于情爱的事,她就不能保证了。

    司惜的视线一直都在她身上,见她只是看着桌上的点心,丝毫没有要看她的意思,便知道她是让她自己做决定了!

    自从棠棣昨日喂了郎锋几颗仙气球后,郎锋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一大圈,眼看着就要化形了,但却突然停止了生长!

    青殊带着它来找棠棣时,棠棣正和刚睡醒的孟亭坐在院中喝茶。

    “阿棠,你快些看看郎锋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听见他的声音时,棠棣的视线顿时转到了他身上,看了他一眼后,视线往下,落在了他脚边无精打采的郎锋身上。

    若按照往常,郎锋早就跑过来了,但今日在看到棠棣时,它只是抬了个头,很快就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青殊拉着它往前又走了几步后,它便趴在地上不肯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它这是怎么了?”棠棣起身走到了他面前,蹲下身去,摸了摸郎锋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它昨日吃了你给的仙气球,回去后身体就开始生长了,眼看着都长到了谷忻的原形那般个头了,但突然间就停了下来。”他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郎锋,“咦”了一声,“它怎么又变回原来的模样了?”

    棠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孟亭原本是坐在石桌边的,听见他们的对话,便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棠,你这里怎么还有一头狼啊?”

    棠棣看了她一眼:“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孟亭笑了下:“那倒是没有,不过我怎么感觉这狼有些奇怪啊!”

    在听到她这句话时,青殊扭头看向了她:“哪里奇怪了?”

    孟亭蹲下身去,摸了下郎锋的肚子。

    若是按照以前,郎锋就要起来咬人了,但它现在正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难受着,在孟亭摸了它肚子后,它非但没有丝毫要咬人的意思,反而还张口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见状棠棣和青殊都是一愣,孟亭却是笑了起来,她笑着又在郎锋的肚子上按了几下,在它再次打了嗝之后,她站了起来顺带着将棠棣也一起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是不是知道它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棠棣一脸茫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孟亭嘴角的笑意始终都没有消失,她走回石桌边坐下,喝了口茶,说道:“你们不用管它了,让它自己躺会儿就好了!”

    青殊看了眼郎锋,走到她面前问道:“它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孟亭强忍着笑意说道:“吃多了!”

    青殊:“……”

    棠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以为郎锋是得了什么大毛病的青殊,顿时便捂起了脸,他走到棠棣旁边,将胳膊搭在了她肩膀上:“阿棠,昨日的仙气球是不是给它别的太多了?”

    棠棣身子往边上弯了下,避开他的胳膊,走到了石桌旁,她看着孟亭问道:“仙气还有吃多的吗?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仙气都是越多越好的,但怎么到了郎锋这里,就变成了不可多得之物了呢!

    孟亭倒了杯茶给她:“一般来说是没有这种情况的,仙气对于谁都是有益之物,但你想想若是一个人的体内仙气已经足够了,再往他体内送,是不是就等同于吃多了!”

    青殊也在她们旁边坐了下来,他问道:“按你这么说郎锋它体内的仙气已经足够了,那既然如此它为何还不能幻化成人形啊?”

    孟亭看了他一眼,当即皱起了眉头:“你是谁啊?我为何要回答你啊?”

    青殊一愣,将视线落到了棠棣身上,棠棣伸手在孟亭脑袋上敲了一下:“你能不能收敛一些啊!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在妖界,这位是妖界右将大人,你若是惹了他,我可不管你啊!”

    孟亭立马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看着她说道:“阿棠,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!你确定你真的要这样残忍吗?我若是被你这个……什么右将大人欺负了,你真的不管我吗?”

    棠棣白了她一眼,问道:“你可是看着谁长大的呀?我没听清,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孟亭秒怂,将脖子缩了缩,说道:“好了好了!我不胡说了!不过你好歹也介绍一下嘛!”

    棠棣应了一声,看向青殊说道:“她叫孟亭,是一只极其讨厌的灵猫,你好好看着她,若是她敢在妖界胆大妄为,不用告诉我,你可以随便动手,只要最后给她留一口气就好了!”

    孟亭顿时瞪大了眼睛:“阿棠!你怎么能这样啊!好歹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棠棣挑了下眉,问道:“有意见吗?那不如我将你送到柒玖那里如何?”

    孟亭猛的起身,拉着青殊走到了郎锋身边,她蹲下身道:“这位右将大人,你这狼没有什么大碍,就是体内仙气多到身体不能吸收罢了!至于它迟迟不化形,只不是自己不愿意罢了!”

    青殊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她一眼,见她眼中满满的认真,便将那视线转到了郎锋身上。

    方才郎锋还是睁着眼的,但不知何时它竟将眼闭上了!想必是听见了他们说的话!

    青殊伸手在它肚子上拍了一下,不再理会它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去看了眼棠棣,见棠棣正在喝茶,根本没有看向他们这边,他便看着孟亭,问道:“你和阿棠认识很久了?”

    孟亭一点儿都不想和他说话,但想起棠棣说的话,便强忍着心里的想法,面上没有丝毫不喜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(www. = )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