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基因战争之起源 > 第151章 变傻了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151章 变傻了



    肉眼有时看见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真的,王璐房间里的避孕套就是这样,现在王璐扶着陆天宇回房间休息其实也是如此,王璐对陆天宇没有感觉,陆天宇对王璐也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让自己看见王璐,陆天宇就提不起什么**,这并不是说王璐没有女人味,而是王璐不是陆天宇想要的一盘菜,也许是王璐过于理性思维和自己感性思维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也许陆天宇和王璐之间更愿意进行学术上的交谈,而不是用身体进行接触,陆天宇不是柳下惠,对于生理当然有自己的要求,但绝对不是王璐,为什么不会是王璐,这一点连陆天宇都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相比王璐,鞠丽莎更像一名怨妇,一个被男人始乱终弃的女人,有着天大的怨气无处发泄。也许是因为陆天宇和鞠丽莎已经连成了一体,鞠丽莎是这样认为的,不然鞠丽莎也不会依恋陆天宇。陆天宇感觉自己更看中女人的内涵,而不是外在的相貌,鞠丽莎长得比愉悦漂亮,但是多了俗气少了清秀,在陆天宇眼里鞠丽莎就像一张美丽没有生气的画皮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不屑,到如今的依恋,鞠丽莎的变化不可谓不大,也许鞠丽莎自己也没有察觉出来,这不是爱情,而是一种在安全无法保证下的慰藉。

    陆天宇对鞠丽莎没有任何的感觉,感情这东西不仅需要培养,而且需要感受,自己和鞠丽莎之间永远摩擦不出来火花,就算生活在一起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王璐把陆天宇扶进房间里,鞠丽莎看见陆天宇虚弱的样子,哭的像死了亲爹似的,真不知道鞠丽莎心里在想些什么,难道鞠丽莎真的喜欢了上自己。

    陆天宇把鞠丽莎支出房间给自己搞一些吃的,“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联系不上竹下,你马上准备一些实验资料给山本龟仁送过去,尽量拖住山本龟仁,竹下可能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天宇,你的第六感消失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,就感觉头晕晕的,突然联系不上竹下,担心竹下会出事,你不用管我,一切以计划要紧”,竹下的行踪千万不能被山本龟仁发现,货运通道基本上已经确定,还在停尸间找到了一辆货车,最后找到打开卷闸门的办法,计划就成功一半了,当然竹下正在做的荒唐事,陆天宇是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“好,你先在这里休息,山本龟仁那里我去拖住他,等一会我再来帮你检查一下身体”,王璐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,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陆天宇其实并不担心竹下,一个海军陆战队出身的军人,如果连这一点困难都无法克服的话,自己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山本龟仁并不放心陆天宇,一举一动都在山本龟仁的监视之下,像条孜孜不倦的猎狗一样的盯着自己,让陆天宇根本没有办法脱身。

    之所以让王璐先离开,是因为陆天宇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真的出了什么问题,至从上次摆脱了虚无空间的束缚,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在修炼五心归一决的时候,总感觉好像已经突破了,但又好像有什么东西挡在前面,让自己一时难以有所进展。

    五心归一决第四、五、六三层主要是修身,利用炼气的效果,修炼身体的反应力、协调性、柔韧性和爆发力等,在修炼五心归一决中属于最简单的三层,通常很容易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可是陆天宇偏偏在修身上出现了问题,还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,身体各项机能在修炼后并没有明显的提高,反而感觉整体的协调性再渐弱,有向大脑发展的趋势。

    陆天宇并没有把身体出现的问题告诉王璐,这倒不是不相信王璐,而是不想王璐对自己失去信心。

    陆天宇坐在床上屏气凝神,努力恢复大脑的意识搜索能力,却发现大脑像要快爆炸一样,意识也变得有些混乱模糊,好像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天宇,你怎么了,你不要吓我!”鞠丽莎走进放进,看见盘坐在床上的陆天宇脸色发白,全身不停的抖动,吓的紧紧的保住陆天宇:“天宇,你说话啊!我好害怕,你不要丢下我。”

    陆天宇慢慢的睁开眼睛,苦笑着看了看吓坏的鞠丽莎:“我没事,我很累,想休息一下”。陆天宇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在地下实验室里竟然有了一个依恋自己的女人,陆天宇没有傻到认为鞠丽莎会爱上自己,这种环境下产生的依恋,是出于鞠丽莎自身危险的一种保护,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到陆天宇身上,这有点像女囚犯和狱警之间的非暧昧关系。

    x试剂可以提高其他实验对象身体的各项机能,爆发力、反应速度等都会成倍的增加,可是却对陆天宇好像作用不大,这可能和陆天宇身体中的细胞融合度有一定的关系,至少王璐是这样理解的。

    但是陆天宇知道这不是全部,x试剂对陆天宇的确有影响,但是影响不是身体,而是自己的大脑,天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,意识搜索能力的发现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陆天宇总感觉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,x试剂的影响还在持续的影响着自己,大脑里终有一股强大的能力在蠢蠢欲动,可是陆天宇却不清楚、也无法控制这股能力,天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无法控制的东西总会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慌,陆天宇也一样,不知道x试剂到底能影响自己什么,影响到何种地步,这让陆天宇有些茫然抓狂。

    当陆天宇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,地下实验室里分不清白天和黑夜,但是这并不影响投射在房顶上的景象。房间里的时间变化有时间投影出时间和天气的变化,让人产生一种真实的幻觉,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时间的早晚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的睡眠休息,大脑已经不再涨的厉害,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鞠丽莎端着一盘早点正悄悄的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陆天宇突然发现,自己不用眼睛也可以看清楚周围的一切,甚至可以透过鞠丽莎身上的衣服和皮肤,看见鞠丽莎血管中流淌的血液和跳动的心脏,“怎么会这样”,陆天宇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意识搜索能力又提高了”,一开始陆天宇的意识搜索能力无法穿透人体和墙壁,而现在不仅可以穿透人体和墙壁,甚至可以看见物体移动时产生的气流和能量的波动,这也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虽然意识的搜索范围并没有大幅度的提高,但是却与以前的能力有着天壤之别,就如同九十九分和一百分之间的差别,看似相差一分,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概念和意义。

    “太神奇了,怎么会这样,为什么x试剂在自己的身体会发生这些变化……”,一连串的问题浮现在陆天宇脑海中,形成了头脑风暴,不停的冲击着思维的本心。

    “曰遂古之初,谁传道之?上下未形,何由考之?……”,有源有本,有终有结,明暗混沌,万物雏形终有追述的源头,体制九重,环绕度量,轴绳在哪、天极又在哪里。

    探求问题的本源,追根溯源撬开朦胧现象看清本质,答案就在迷雾的背后,可是却无法触及。

    头疼,到底为什么,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,未知伴随着盲目,寻找问题的答案却陷入迷茫之中。

    有一点可以肯定,一定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,第六感的产生,凭空出现的虚无空间,x试剂在体内和细胞完美的融合,这一切的一切绝不是偶然的现象,其中必然有一定的联系,那条贯穿问题的线索却始终无法抓住。。

    陆天宇重重的倒在床上,眼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,大脑里翻江倒海,身体夸张的成大字形四仰八叉一动不动,烦恼的事情怎么会一件接一件,“不行,一定要马上离开这里,不然自己早晚会疯掉的”,陆天宇从床上突然弹了起来,一伸手摁住床边的椅子,准备下床找王璐谈谈。

    手刚按住到床边的椅子上,椅子便发出清脆的“咔嚓”声,椅子的扶手竟然被陆天宇一下子摁断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”,自己有多大的手劲还不清楚,椅子扶手不可能被自己一下子能摁断的,陆天宇伸手又在椅子的另一边轻轻的摁了一下,“咔嚓”一声,另外一只扶手也摁断了。

    陆天宇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,“好大的力气”,难道自己的手劲变强了,是x试剂的副作用?那么自己的身体各项指标是不是也发生了变化,自己是不是也变成了生化人,自己会不会也变的又傻又呆,好像生化人都有类似的特征,难怪自己有很多问题都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陆天宇自己笑了,傻子好像并不会承认自己傻,呆子从来不会问这样的问题,看来自己应该还算正常,知道进行思考和反思。

    “找王璐给自己检查一下身体,好像自己的身体的确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天宇,你要出去吗,我给你准备了早饭,你吃了再出去”,鞠丽莎的话从背后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天宇,你试试能不能把这块石头捏碎”,王璐给陆天宇递过来一块岩石。

    陆天宇使劲捏了一下,又在手里锤了几下,还是不能把岩石破坏,“不行,这块岩石太硬了。”

    王璐点点头,“你现在的力气相当于第二阶段的生化战士,骨骼密度和肌肉强度等指标要经过测试后才有准确的数据,不过现在看,应该和第二阶段的生化战士差不过,奇怪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个体特性非常的特殊,按理说,你已经经过第四阶段的实验,身体各项素质应该高于第三阶段的生化战士,可是现在你的综合能力却远远的没有达到指标,如果不是因为你具有第六感,你现在的情况应该属于废品。”

    “废品……,还真是这样”,陆天宇和王璐呵呵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山本龟仁要是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估计会气疯掉,4千万星元的x试剂打了水漂,山本龟仁做梦也想不到。第六感的事情应该是一个意外,x试剂可以改善人体的细胞、肌肉和神经的活性,但是却对大脑有抑制作用,所以过量注射x试剂会导致人体脑细胞的衰竭,很奇怪,这种现象却没有在你的身上发生,反而对你的脑细胞有促进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许就是桔生淮南则为橘、生于淮北则为枳,x试剂对于我身体的细胞、肌肉作用不大,但是却可以影响我的大脑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新的发现,x试剂竟然还有这样的作用,山本龟仁知道后,不知道是应该笑,还是应该哭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山本龟仁!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要是被山本龟仁发现你具有了第六感,山本龟仁会很高兴劈开你的大脑仔细的研究”,王璐冲着陆天宇娇媚的一笑道:“你现在的处境很好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,山本龟仁一时还不知道拿你怎么办,我们正好利用这个时间计划如何逃走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掌握了另外一个人的秘密,要是双方都是男人的话,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因为男人之间永远不喜欢被别人控制。如果是一男一女就不同了,很可能两人之间就会变得亲密起来,甚至有些暧昧,王璐就喜欢问陆天宇,自己在洗澡的时候,陆天宇能不能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能看见怎么样,不能看见又能怎么样,王璐对于陆天宇来说是完全透明的,身上什么部位有几根毛都了如指掌,这反而让陆天宇提不起任何的兴趣。

    什么事情只要一熟悉就失去了兴趣,追女人如此,做事情也是如此,只有那些让人看不清、搞不明白的事情,才能有冲动和灵感,没听说过吗?只有朦胧才是美,女人也是这样,穿着一身纱站在面前和光溜溜的就是不同。

    陆天宇对王璐没有兴趣,对郑昭韵也没有兴趣,这也许并不是因为她们不漂亮,缺少女人味,而是彼此之间缺少了某种吸引力。

    人是动物大家族中的一种,是动物发展的最高形式,但是并没有脱离动物的属性。狮子只有在饥饿的时候才会捕猎,在繁殖的时候才会交配,人在这些方面和狮子其实没什么区别,喜欢占有更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比如金钱和女人。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