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帝秦霸世 > 第332章 六国入局,风云际会!(第三更)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332章 六国入局,风云际会!(第三更)



    山头之上,青年耸立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月华清冷。

    天地寂寥,砥柱山脉之中安静的可怕。就连往日尽情喧嚣的鸟虫,仿佛感觉到了危险,收了声。

    天发杀机,斗转星移。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,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中原之争,不是天发杀机,也不是地发杀机,而是人发杀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月对青年!

    天上一轮明月,在大日隐去之际,当为天空之主。地上山头青年,在风云际会之日,当为中原之皇。

    静静的站了大约一刻钟左右,胡亥幽幽一叹,但是他并没有发布任何的言论。因为他心里清楚,这方天地终究是要靠实力说话。

    谁的大军犀利,谁的国力雄厚,就代表着谁的拳头硬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重重的叹息之后,天地之间又是一阵沉默。胡亥心里清楚,河南王申阳离开洛阳,将不可能在数日之内返回。

    毕竟蛋糕的分配,永远都是一等一的大事。要在一次会盟中商定对大秦以及西楚,甚至于其他诸国的对策,牵扯出来的恩怨纠葛未免太过复杂,几乎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成。

    而这便是大秦帝国的天赐良机,河南王申阳一来一回的时间差,那便是李必拿下洛阳的机会。

    心中念头闪烁,胡亥对于四国会盟只是感觉到了惊讶,却没有丝毫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胡亥有金刚不坏神功,其中更深理由,还不在于怕发生恩怨纠葛。

    乱世之中崛起的诸王,对于打打杀杀也许不会怕,但是在宴会上面红耳赤他们并不擅长。

    毕竟术业有专攻,天下诸王,特别是西魏,殷,河南三王更是武夫当国,对于权谋之术有耳闻,却不精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在丰山的会盟,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落下帷幕。彼此之间的争锋,将会达到水深火热的激烈程度。

    胡亥心中念头闪烁,沉吟了片刻,随及摇了摇头。对他而言,即或拔刀相向,又有何妨?

    更何况他相信会盟四国都清楚,面对大秦与西楚这样的强敌,想要组成攻守同盟,仅靠一张羊皮盟约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最善变的便是人心,为了利益,人将会变成鬼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正处于乱世,讲究强者为尊,谁灭谁?能不能?完全要靠一国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是春秋战国四百多年历史铸下的铁则,不管是谁都无法改变,只能顺应着一路向前。

    “盟约永远都是用来撕毁的!”胡亥叹息了一声,整个人与夜色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丰山东南侧的大道上,传来隆隆声响。河南国王室的全副仪仗整肃拥出,引来早在大道之上等候的河南国甲士的欢呼。但是对于河南甲士而言,总觉得缺少底气。

    四国会盟,虽然有丞相上官竭在。

    当一辆光彩闪烁的青铜王车在三千铁甲骑士之后辚辚驶来,丰山之上的气氛达到了一种快要凝固的状态。

    东道主河南国到了,河南王申阳的开到,意味着四国会盟的主要人员全部到齐了,这一场万人瞩目的会盟,将要进行下去了。

    中原局势,因为河南王到达丰山,中原局势再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六国纷争,六方皆已入局。

    秦帝胡亥,西楚霸王项羽,殷王司马卯,河南王申阳,韩王韩成,西魏王魏文,一帝五王皆入逆乱之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禀报我王,三国君王已在行辕外迎候,臣上官竭先行接驾。”上官竭眼中掠过一抹惊讶,依旧是深深一躬。

    “上官竭?”

    闻言,河南王揉揉眼睛,他已经许多天没有见到他的丞相上官竭了。看着眼前这个器宇轩昂,气势更沉稳的中年,申阳心头一叹。

    就在申阳惊讶之时,王车已经停在宽阔的丰山大道上,王车前站着的上官竭,早已经站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君臣二人,再相见。一时间,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默然良久,河南王申阳方才微微一笑:“丞相诸王反应如何,我等谋划的大事如何?”

    闻言,上官竭肃然一躬:“禀报我王,大事已定,臣已经与三国之君磋商可了个大概,只剩下王上商定。”

    上官竭心里清楚,哪怕他是河南国的丞相,位高权重,仅次于河南王申阳。但是仅次于,这三个字就等同于不如。

    故而,有些事情他可以代劳,但是有些事情,必须要河南王申阳亲自来办,要不然天下人都不会认可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河南王完全醒过神来,就算是傻子也能明白上官竭话中的意思。心中念头闪烁,他在高高王车上,一伸手道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功一件,孤十分欣慰。请上王车,与孤同行——”

    闻言,上官竭眉头轻轻的一皱,略一沉吟,他在地上深深一躬:“启禀我王,为臣当恪守礼制,伴驾而行。”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,这一句话上官竭道尽的所有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河南王一挥手,道:“传令:车驾起行,会见诸君。”

    说真的河南王申阳只是有这么一个意向,并未真情实意。君臣同车,不管是对于君还是对于臣,都是一种极致的荣耀。

    夏商周之时,周文王与姜尚同车,行八百步,方才有了周朝八百年江山。春秋战国之时,秦孝公与卫鞅同车拜为左庶长。

    从这以后,秦国变法图强,二十年时间,由岌岌可危的弱国,一下子变成了天下诸侯畏惧的强秦。

    更是为未来大秦统一天下,打下了根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便是君臣同车的殊荣,更是一个传奇。上官竭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,他自然清楚姜尚与卫鞅的犀利。

    那是他永远都不可能企及的地步,永远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且不论河南王申阳比不比得上周文王与秦孝公,但是上官竭心里清楚,他自己比不上姜尚与卫鞅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无一例外都是大才。在某一种情况下,他们已经成为了一种信仰,一种神话。

    心中念头翻滚,上官竭压下纷乱的思绪,跳上自己的轺车,紧随河南王的青铜王车之后,向行辕区浩浩而来。

    (www. = )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