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最强战魂 >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两难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五百四十八章 两难



    仔细想过之后飞鱼的心脏不由得嘣嘣乱跳,她感觉是出问题了,可是各方面却没有任何可以反馈回来的信息,这就让她更加不安了,飞鱼毫不犹豫的就启动女武神号爬上天空,她对操做女武神号并不纯熟,所以升空启动时并没有打开反隐身装置,她这一跳出海面,立刻引起了那艘博斯科普战舰的注意,本来这艘战舰就在一直搜寻女武神号呢,只是由于女武神号的反隐技术高超,他们一直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现在面对突然出现的女武神号真把他们吓了一跳,舰内的指挥官连想都没想,就立刻向女武神号发射了两枚导弹,飞鱼对女武神号的操作不熟,所以马上按着安妮的吩附按下了自动战斗系统,女武神号的舰体微动,只是两发炮弹,就将飞来的两枚导弹给击落了。

    女武神号本身有自己的战斗系统,但是因为安妮她们一直不能完全操纵,所以才又在舰体上加挂了好多人类自己研制出的武器,这些武器的威力与联军平时用的武器一样,但得益于女武神号自己本身的火控系统,让这些武器的准确度达到了另人瞠目结舌的地步,然而女武神号在发出两枚炮弹之后却没有在自动进攻,而是悬停在博斯科普战舰的对面,没有采取任何行动,飞鱼感到非常奇怪,女武神号怎么不进攻了?

    她不知道,此时的女武神号虽然没有进攻,但却把自己的攻击信号有如海浪一般的打想博斯科普人的战舰,博斯科普人都吓傻了,现在他们的舱室里满舱都的对方已经锁定自己的尖厉警报声,他们知道,只要自己再感有什么异动,女武神号会在眨眼之间就消灭他们。

    飞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她想手动操作进攻,却发现自动战斗的模式自己解除不了,就在她满腹狐疑之时,却发现大量鸟类盘旋在对方的战舰周围不断的鸣叫冲撞,飞鱼瞬间就明白了,阿九有可能在对方的战舰内,安妮她们几个也进去了吗?

    此时的阿九正伏在通风口内,仔细的听着从下面传上来的动静,安妮等人还处在昏迷之中,所以她们被带进一间囚室扔进去后,抓他们的人就都离开了,没过多久,阿九就听到有轻柔的脚步声音传来,这种走路的声音她听到过,因为头部过大过重,所以身材纤细高挑的博斯科普人走路时总是前倾着头,这就造成了他们的脚后跟着地较轻,也就会出现这样的走路声音,阿九双眉微皱,两个博斯科普人来的不是时候,如果再晚一点等安妮她们都醒了再来该多好,那样自己就能下手抓人质了。

    现在就算下去抓了也用处不大,还打草惊蛇,所以阿九只得躺在通风管里去等下一次的机会上门,但她没料到的却是走过来的博斯科普人说话了,一个笑道:“没想到啊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也笑道:“真没想到能抓住她们,咱们的运气真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一个博斯科普人道:“她们的女武神号一定扫瞄出了这几个人也在我们的战舰里,所以才不敢发动攻击的,也不知舰长和上面联系的怎么样了,虽然女武神号不敢出手,可是我们也逃不掉啊,如果上头没来支援,咱们恐怕拖不了太久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笑道:“放心,我敢肯定他们一定会来,我们现在抓了这些人,那血婴和他母亲的事就要有别人来接手,所以一定会有人来的。”

    阿九听得心中一动,血婴和他母亲?她在一联想自己这些人这次的任务,立刻就知道事态的严重,怪不得这艘舰上带了这么强大的声波武器,有可能那就是用来抓血婴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高层派他们到这里来,但是那个接头的人怎么就变成了对方的人呢?他是叛变了,还是原来的接头人被他们给干掉了?老谋深算的海因茨应该不会这么不会办事吧?

    海因茨不是不想出来联络安妮她们,他是被困住了,现在的海因茨就躲在黑森林深处的一个木人小屋里,这里是他从前准备的一个落脚点,里边有一些粮食,弹药等储备,小屋被隐藏得很好,因为多年前屋外就被海因茨栽满了草树,所以从外面完全看不出这里还有一间木屋存在。

    屋中除了海因茨外,还有一个高大强壮的红发女人,这个女人的怀里抱着个昏睡不醒的小男孩,这个小男孩就是血婴。

    红发女人就是在近期一直生活在黑森林小镇里的芭芭拉,由于大量的残酷实验,芭芭拉已经失忆了,她记不起自己是谁,叫什么名字,以及又是怎么跑出那个可怕地方的,一个卖花的老妇人收留了芭芭拉,不但医好了她身上的伤口,还将她留下来帮助自己卖花,芭芭拉就这么留下了,留在那个黑森林里的小镇之中。

    在那小镇里她不但得到了平静的生活,还获得了对她爱慕者的追求,可是不久之后,**就发现了她,对她展开了追捕,她的爱慕者带着芭芭拉逃亡了,但逃到半路时却被**发现杀掉,就在芭芭拉将要被擒时,海因茨找到了芭芭拉。

    有了海因茨的帮助,芭芭拉才得以脱困,但很快,雅利安战士就蜂涌而至,海因茨再强也挡不住这些人的围攻,在突围中,芭芭拉重伤,就在她要死去之前,血婴赶到了。

    狂怒的血婴在几秒钟内就将围困他们的雅利安战士全部杀死,但看到芭拉拉的伤势之后,别无选择的血婴只好用上了最后的一招,将维持自己的影身渡入了芭芭拉体内。

    几万年来,血婴都在乞盼着能再回母亲的怀抱,可是母亲的身体却已经被克利人打灰飞烟灭,多年以来,血婴虽然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母亲,却发现自己其实已经记不起母亲的模样来了,他只记得母亲那火红色的长发和高大健壮的背影,血婴无奈,伤心,直到有一天,他看到了芭芭拉才猛然记起,原来母亲就是芭芭拉的模样。

    为了让母亲在芭芭拉的身体力复活,小小的血婴几乎用尽了他所有能想到的办法,而整日守在芭芭拉身边的血婴,也早就把没有意识的芭芭拉当成了自己的妈妈。

    就这样,芭芭拉毫不知情的就当上了一个孩子的母亲,当她的意识恢复时,她在离开那个令她恐怖万分的魔窟时却在潜意识力发现了一丝不舍,但不舍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芭芭拉又活了,血婴将他做为监督者标志的影身强行灌入芭芭拉的体内,自己却因为丧失了影身的保护而陷入深度的昏迷状态,并且虚弱得如同一个重病了的孩子一般,妈妈,上一次你陷入危险时我无能为力,现在,我终于有一次可以守护你的机会啦。

    芭芭拉醒过来之后,才发现趴在自己怀里的小男孩,还有浑身是血坐在房中一角的海因茨,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也仍旧没想起来自己是谁,但潜藏在她身体里的母性,却将血婴那小小的身体搂在怀中,藏在衣襟里用自己的肌肤去温暖这个身体已经变冷,但仍有微弱呼吸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从哪来的,却感觉和这个孩子很亲近,好像从前就见过,她一边抱着孩子,一边用询问的眼光看着角落里的海因茨,海因茨在与众多雅利安战士力拼之下早就浑身是伤,现在的他自知已经没有逃跑的能力了,就冒险用专与联军连络的通讯器报告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个通讯器的距离有限,需要地处中间位置的人员中转信号才能被联军的电信人员侦测,所以海因茨所冒的风险很高,但他却再没有别的办法了,只盼着联军能比**和博斯科普人快上一步的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中转人员不但将他发出的信息转发给了联军,还派出了一个人去接应前来寻找海因茨的安妮等人,可是这个中转电文不但联军收到了,博斯科普人也收到了,所以他们在半路人拍出合成人来抓这个接应人员,接应人员的性格很强悍,虽然他只是个普通人,但在发现自己无处可逃后直接选择了开枪自杀,所以博斯科普人不知道海因茨的藏身地,只得让自己派出去冒充的人,把安妮她们往自己步置好的那个陷阱里领,但他们却没想到来找海因茨的人竟是安妮这一整队的人,靠着分布在四周的人员恐怕极难将安妮等人擒获,所以博斯科普人才一边尾随跟踪,一边紧急让外空间的那艘博斯科普战舰下来帮忙。

    这艘博斯科普战舰上装备着一种经过改造的特殊声波武器,本来他们是想留着去对付血婴与上官风这种级别的,但事出突然,只得对安妮等人发起了音波进攻,这才导致安妮等人被他们生擒,这对博斯科普人来说完全是意外的收获,可他们却仍然没找到海因茨他们在哪里。

    海因茨所藏的地方太隐密,博斯科普人的人力又不算太多,所以短时间内是找不到的,这也是海因茨敢于冒险连络联军的信心之一,而且他也相信自己所建的情报网,是不会把自己位置出卖给敌人的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芭芭拉向自己投来的目光,海因茨艰难的轻笑过后才道:“他是谁?他……应该能算是你的儿子吧。”

    芭芭拉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海因茨,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个儿子,而且还是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的儿子,但是现在的她也没有心情去深究这个,因为血婴强行灌入她体内的影身正在四处乱冲乱撞,不断的在芭芭拉体内躁动着。

    几万年来的生存,早就让血婴的影身变得无比强大,它本来是血婴母亲的影身,但在血婴母亲粉身碎骨的那一刻,血婴母亲却把影身硬送进自己儿子的体内,在进入之初,影身根本就不服血婴的管束,唯一给血婴带来的好处,就是他可以永远的不老不死罢了。

    血婴是花了近万年的时间才能指挥和压伏住影的,虽然他压伏住了影身,但是因为这个影身并不是他的原有,所以他只能发挥出监督者一半的战斗力来,这也是他不敌上官风的原因,而现在,影身又被血婴灌进芭芭拉的体内了,这就更加降低了影的能力,影也无法在短时间内适应这个新的身体,只是由于血婴在复活自己母亲时把仅存的一点母亲的dna导入过芭芭拉的身体里,影在芭芭拉的身体里搜寻到了一丝故主的痕迹,才没有过于暴烈强大的动作。

    芭芭拉此时感到自己心跳气喘皮肤也如火焰烧炙一般的痛苦,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想问海因茨,却发现海因茨竟然睡着了,海因茨经过剧烈战斗后身受重伤,这伤虽然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,却也浪费了他绝大部分的体力,他急需要休息,但却因为芭芭拉的昏迷濒死而不敢入睡,直到发现芭芭拉醒转无事之后,他那不可抗拒的困意袭来,在半分钟内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。

    芭芭拉怀里抱着血婴全身都在发抖,她的身体现在太难受了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,而且头脑也陷入了一片癫狂乱想之中,这是自己的儿子?自己的儿子?可他的父亲又是谁啊?难道是这个昏睡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男人嘛?

    影身在芭芭拉的体内来回冲撞着,想在芭芭拉自己的基因组里寻找到从前主人留下的那点遗存,可是谈何容易啊,那点dna实在是太少了,现在就深深的潜藏在有如大洋一般浩瀚的宿主本体里,他虽然能感觉得到,却怎么也定位不了,几万年了,影身一直在等待着和自己的主人再度相逢,因为只有遇见了她,自己才能再度完整起来。

    芭芭拉因为体内的剧痛,让她全身都在阵阵发抖,可她却仍然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孩子,将这个小小的身体紧贴到自己的胸口,不知怎么,芭芭拉现在喊不出来了,双腿也如同丧失知觉一般的无法动弹,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所以紧张和害怕让她的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,而就在这个时候,外边却传来一阵拨动草丛的声音,然后门轴一响,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跨进屋中,他看了看昏睡的海因茨,又看了看无法动弹的芭芭拉后笑道:“你们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呀。”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