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汉末之吕布再世 > 第七一零章 命运不同的两兄弟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七一零章 命运不同的两兄弟



    长安城,未央宫。

    天子的寝殿内,宫女和近侍全被驱逐出去,偌大的殿内仅剩天子和他的心腹宦官韩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今天在城楼上,那名刺客就差一点点,就能将那锋利的匕首刺进吕布胸膛!可惜啊,就差那么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兴奋的语气里,夹杂着几许落寞与不甘。

    听得此话,韩宣往殿外方向瞅了瞅,压低了声音:“陛下,小声些,谨防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刘协不以为意,将袖袍一挥,很是自负道:“怕什么,这个殿内就只有你与朕,一句话也不会传进吕布耳中。”

    每当刘协心中憋屈的时候,他就会赶走殿内的宫女与近侍,独自在殿内宣泄情绪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刺客真是您派去的?”

    韩宣躬着腰,怀揣忐忑的问着,看模样似是极为后怕。

    “朕?”

    刘协愣了一下,随即神情变得有些自嘲起来:“朕哪有那个本事,现在的朕,与其说是天子,倒更像是一件可有可无的装饰。吕布无视朕,百官将朕当作孩童,谁也没有真正的为朕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,朕都吃了多少年的苦了。先是有董卓,现在又有吕布,到底什么时候,朕才能像父皇那样,执天下之牛耳!”

    刘协低吼起来,放眼整个天下,除了能够使唤宫中的内宦和宫女,还有谁会听他这个天子的命令?

    这难道不是一种天大的可悲吗?

    “都说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朕想让吕布交出兵权,滚回并州,可他会乖乖交出出吗?”

    “父皇啊,你告诉儿臣,到底该怎么做!怎么做啊!”

    空荡荡的大殿内,回荡着一代帝王的悲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长安城的司徒府内。

    密晤的书房里,只有王允和伏完两人。

    满头白发的王允罕见的喜怒于色,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,气急败坏的斥责着伏完:“伏仲伯啊伏仲伯,你可真有本事!居然不与老夫商量,就派出刺客去行刺吕布,得亏是那刺客跳城死了。否则,就算咱两有一万颗脑袋,都不够吕布砍的!”

    “司徒公,真不是我!”

    伏完今天散会之后,就被王允差人请到了司徒府内。

    然则他还没来得及问明缘由,王允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,这令伏完觉得委屈无比。他虽然憎恶吕布,但胆子也没有大到这般田地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稍有不慎,就是抄家灭族,风险实在太大。

    王允呢,显然不信,黑着脸气闷无比: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跟老夫装傻充愣,不是你,又会是谁?”

    伏完有口难辩,不得己只好赌咒发誓:“苍天在上,我伏完在此发誓,要是这件事情是我指使,我就不得好死,天打五雷轰!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你?”

    伏完立此毒誓,王允不由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的司徒公,这回真不是我,起初我还以为是您老派的杀手呢!”

    王允瞅了伏完一眼,回到位置坐下。他可没这么蠢,更何况因为貂蝉的关系,现在他和吕布走得也近,王家的地位也开始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王允微皱眉头,在他所了解的人物之中,就只有伏完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“您说,会不会是吕布自编自演的一处戏?就是想借机发难,再来清洗一次?”伏完试探性的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王允摇头,应该不太可能,今天那刺客分明是动了真格,还在匕首上面淬毒,而且差一点就要了吕布性命。

    若说是自编自演,那这出戏未免也太过了些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如今的关中早已是吕布的天下,只要这些人识时务,吕布也不会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“那西域诸国的使节呢?有没有可能?”伏完接着又问。

    王允再度摇头,那些个使节全都被吕布的军队给震慑住了,一个个惶恐畏惧得要死,谁还敢去捋他的虎须。

    排除掉这些因素,最大的可能,应该就是关东诸侯在长安埋下的暗子了吧。

    只是关东诸侯那么多,王允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会是谁派来的杀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招倒是不太聪明,万一失手被擒,可就是彻底激怒了吕布,会引来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正当长安城内人心惶惶的时候,关外洛阳东南方向的阳乾山上。

    阳乾山海拔较高,三峰东西并列,总长三公里。

    两年前,有一帮贼匪占据了阳乾山,还在山上建起了贼寨,并以劫掠路过的商旅行人,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阳乾山因地理位置在河南尹、陈留、颍川的交界处,属于三不管地带。所以这些山贼只要不到各郡的辖境内犯事儿,当地郡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去管它。

    经过两年时间的发展,原先只有几十人的山贼团伙,如今已繁衍至将近千人。

    山寨的大当家名叫徐广,擅使一对板斧,力大无比。许多上山挑战的绿林莽匪都被他接连击败,许多人更是因其性情豪爽,而投靠在了阳乾山上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一匹快马从西边而来,停在了阳乾山脚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骑卒下马,飞速奔往山上。

    来到寨堂,骑卒见到大当家徐广,上前在他耳旁小声禀报,徐广的脸色也随之变得格外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待到骑卒禀报完后,徐广从寨堂离开,来到后山禁地的石壁前,扭动地上机关。

    石门打开,徐广走了进去,轻车熟路,显然不是头一回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山洞很大,光线也很充足。

    徐广左拐右拐了好几条通道后,来到一处较大的暗室门前,恭敬说着:“主公,丑牛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暗室里传出一道冰冷的声音,不带有任何情感。

    徐广推开石门走了进去,暗室里坐有一名极为年轻的白皙青年,此刻正不断翻阅着从各地收集而来的情报。

    “主公,寅虎失败了。”徐广的声音里透着几许难受。

    青年脸上神情并无变化,也不抬头,像是自言自语了一声:“果然,赌运气还是靠不住的啊!”

    其实,这个天下,本该由他来坐。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